莎拉遇見的這些人,那些事






         人生=生活片刻的累積

2014-06-05

同理的力量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16:46

這是已經又事隔了將近半年的後話。

這中間我從未再過問關於打掃阿姨的工作,或態度。但很奇怪的我自然而然會開始注意那些維護清潔的人們,例如早晨六點鐘在東區ZARA門口努力刷洗地板的阿桑、捷運站的清潔人員、以及打掃百貨公司的,是的,還是阿桑。

說不上來為什麼,只是很單純、自然而然的想要對她們致上一點微薄的敬意。這群無名英雄生活在你我的周遭,但你我從來不曾注意過她們。

然後我進了公司,第一眼注意到的,還是打掃阿桑。我開始試著每天向她請安問好,閒聊兩句,不為什麼,只是想對這些小人物們,表達我心裡的由衷感謝,我可以體會她們的辛苦,因為,I’ve been there.

2013-10-07

光榮退役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22:40

10月4日,我正式結束打掃阿桑的人生。

原本應該做到10/31的,提前結束,心裡覺得很歉疚,但又不願意再當法語中心的奴才。

導火線很多條,但壓死駱駝的那根稻草應該是那天我試圖跟楊姐請假時,她不經意飆出的那句話: 你不來? 那誰要做啊?! 然後就是跟所辦助教求救時她擺出的一副"這干我屁事"的態度,我瞬間覺得我走投無路求助無門,儘管是這樣的一件小事,都顯示了許多制度上的不合理和人際上的冷漠。譬如,我完全沒有代班的人選,因此每天早上的時間完全被綁死無法彈性運用;又譬如,明明是兩個緊密相依的單位,在面對事情時卻自掃門前雪,完全沒甚麼商量餘地,如果那一天,所辦願意把工讀生借我十分鐘替我擦三間教室的黑板,或許,我的辭意不會如此堅決。

再來是所長大人的態度,老實說口頭上雖然總是會跟我道謝微笑,但常常,我感受到的都是面具般的微笑。當然這可能跟我對他平日的處事態度和用人政策就很有意見也有關係,因此難免心理上有所偏頗,但我真的常常覺得,政策這種東西應該謹慎評估,一旦決定就必須徹底執行,而不是像他老是給我的感覺是,只要大家私底下去跟他靠腰一番,掉兩滴眼淚,他就可以什麼都妥協,甚至幫人抬轎進宮。這種隱形的壓力,大概也是我不再想替他效命的主因。

最後的原因,大概也是我發現自己的初衷不再 (短得有點悲哀…),但是第一個想要早起的心願,現在反而變成嚴重干擾我生活的因子,第二個想要幫忙阿姨的心意,又常被糟蹋的體無完膚 (不知道這次我堅決求去的作法她會怎麼看??),左思右想,我覺得自己很蠢。

短短一個半月,我又看了一次人生百態。

抽獎要不要?

Filed under: 台大,一段歷史 — Sarah @ 20:42

2012/11/30

台大歐盟週的最後一天,為了要不要把辛苦蒐集的戳章大老遠的送去社科院抽獎,我著實掙扎了整整十二小時。

外面的大雨是讓我意興闌珊的主要理由,但是明白自己沒那個抽獎運才是真正原因。不過聽了昨晚Amy Chen的演講: 只要有機會,就說YES!

那好吧,YES,我乖乖出門。

外面的傾盆大雨很給面子的慢慢轉為毛毛細雨,不禁讓我想起許久以前跟小嚕開玩笑說:以後生的三個小孩分別要叫大雨、小雨和毛毛雨,小嚕說那不就全家大小出門時都要撐傘了嗎?雖然是句玩笑話,但是想想能夠全家大小撐著傘在雨中散步,未嘗不是一種幸福。從家裡走到圖書館的路上,我的思緒就這麼漫無目的地飄移。

收集完最後兩個戳章,我便朝著傅鐘漫步前行,準備趕搭三點十五分的台大校車。印象中我這輩子好像只有搭過一次校車,忘了是某次為了甚麼目的而必須去社科院一趟,就在中午時間跟大家一起擠沙丁魚擠到了徐州路。還有一次是為了聽李昌鈺的演講,原本辦在社科院的國際會議廳,不過等我們搭公車趕到那兒的時候,已經人山人海水洩不通,正在煩惱該怎麼擠進窄小的場地時驀地聽到主辦單位說要臨時更換場地,改到了公衛學院的國際會議廳,處於最邊陲位置的我們剎那間絕地大反攻,在快速搶位大賽中首先搶到了絕佳視野的第二排座位。最後一個對社科院的印象,就是修個案工作的時候的"訪談作業",我們必須假裝成案主去接受訪談,還記得我當時選了生涯規劃的主題去了校總區的心輔中心,結果接案的老師從頭到尾都在埋頭記筆記根本沒抬頭看過我幾眼,(害我在那兒掏心掏肺認真無比地跟他討論我的焦慮),我記得在作業裡狠狠地把心輔中心給批了一頓,然後就聽到另一位同學大力的讚美在社科院的心輔老師,並且建議大家以後有煩惱要談最好還是不辭辛勞的跑一趟社科院吧…從此我對社科院就又多了一份美好想像。

正在胡思亂想中,校車已經緩緩地開進了社科院的大門,整個世界霎時間安靜了下來,雨勢稍稍的轉大,卻不減社科院裡與生俱來的那種,古樸的美。我信步晃進了行政大樓,想著這裡應該找的到歐盟中心吧…走上了二樓就看到了今天原本預計的克羅埃西亞圓桌論壇仍然進行中,參與的人大概只有八九個,不過卻沒看到歐盟中心的辦公室。攔下了一位綁馬尾的美女,她告訴我從行政大樓的大門出去,過了弄春池(啊!原來叫做弄春池啊…),正對面的建築就是了。繞了一大圈,總算找到了位在二樓感覺有點陰沉的歐盟中心總部,裏頭的美女頭也不抬的叫我把名字登記在某張紙上(那我之前集點集的那麼辛苦是為了甚麼啊…)

出了社科院,原本想著該不該搭公車,後來想難得到這一帶來,該用散步的方式享受沿途的美景,畢竟這是最能夠認識一個城市的方式。

PS. 話說後來,我真的抽到了那個獎…(大概是報名的人數實在太少了吧) 結果是一本彎彎出的漫畫"歐洲GO了沒"以及一套對筆。啊啊~離我想像中的巴黎來回雙人機票差好遠哪…

2013-09-17

一個月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10:28

寫到這裡不得不感嘆時光的無情,轉眼間身為打掃阿桑已經滿一個月。

之所以覺得值得紀念,是因為萬事起頭難,開始的時候是最容易放棄的時候,但是當熬過早起的困難,會覺得十分值得給自己拍拍手。這中間,除了要克服自己的惰性之外,曾經有幾個特別令人想放棄的moment,例如,當把鑰匙交還給原來阿姨時還反而被酸了一嘴說: 啊~原來你也是無法早起的嘛~ 以及,當楊姐不經意的提及,某次會議上有老師跟所長反應教室地板不夠乾淨,電視上方灰塵很多…等等,很容易就出現: 我才領你多少錢,憑甚麼這樣要求我的念頭。然後得不斷的提醒自己做這份工作的初衷是甚麼?當初的決心是 抱著一定要改善自己晚睡晚起的壞習慣,以及想著也許可以替阿姨分憂解勞的雞婆心理,既然這兩者沒有改變,就有堅持做下去的動力。

對我而言,做低階勞力工作的一個優點,是可以用遊戲人間的心態體會平常人體會不到的人生。因為心知這份工作不會是永遠,所以反而更能在當下盡心盡力;也因為更接近那些一輩子待在底層無法翻身的人們,所以更能理解他們是用甚麼心態在看待這份工作。以前對原來的打掃阿姨印象大多停留在很愛跟學生聊天,感覺人很好,對每個人也都很客氣;直到跟她站在同一陣線,才發現她有很多抱怨與不滿,而且都在某些時刻才顯漏出來,當我身為研究生時她對我畢恭畢敬,連掃個研究室都會擔心是否打擾到我念書,而當我是打掃小妹時,她卻對我冷嘲熱諷,以及不時的監視我是否有好好做好份內工作。她時常抱怨薪水少工作又繁重,但我看到的是她可以每天花半小時以上在跟外包的清潔人員閒扯碎念。我確實看到她也有勤奮工作的一面,或是偶爾會關心我怎麼還沒吃午飯,但後來卻覺得這些關心讓我不敢接受,只想與她保持距離。而這些人性中種種的灰暗與矛盾,就是唯有透過工作才能深刻體認的部分。

2013-08-22

一個微笑,一次感恩的迴向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09:35

Day 4

一個愉快的早晨。 因為潭美颱風的逼近今早下起了大雨,清晨起床試圖跟人事行政局的網站奮鬥結果根本登不進去,心裡頭一直在偷偷期待可不可以今天就放颱風假…結果當然沒這麼美好。接近七點我才匆匆出門,然後發現晚一班車也大概晚個十分鐘到,決定以後可以晚十分鐘再出門,壓力比較小。

早上阿姨特地跑來跟我說她都有不定時"幫我"拖404教室的地板,還叫我要記得清理413教室。自從答應來上班後我覺得阿姨的態度也從原本的抗拒恐嚇到現在的愛管碎念,我也發現我的心情自從第一天發現她並不是真心感謝我來幫忙她的時候(也是啦,該感謝的應該是法語中心的兩姊),就變得沒有這麼想要體諒她,加上我本身就很討厭人碎念,所以在她試圖要跟我溝通些什麼的時候,我都開始會變得敷衍她。也或許是因為,她想跟我講的都是我認為不重要的小事或是本來就在我認知範圍的事,像是她很堅持我不要用乾淨的拖把(後來才知道那是外包清潔工在使用的),又或者是向她試圖跟我賣弄人情(我是好心在幫你拖地喔)之類的話題,都會讓我很厭煩。

楊姊跟孫姊基本上都算是很客氣,只是有些小細節有時會忘了告訴我,例如最近語言中心來借教室時使用的時間是從八點十分開始,我就必須在那之前打掃完畢。但是我提出的更換掃具的要求,或是其他的疑問,她們基本上都滿樂意解答,也會招呼我喝咖啡甚麼的,感覺就很窩心。

我自己的SOP每天都在更新,今天發現我只要先做完比較heavy的工作(掃地、拖地),就會感覺時間比較充裕,我也不用急著那麼早到學校,反正她們看的是我做到幾點,而不是幾點開始做。不過最近的有趣事情是外包的清潔阿姨都會跟我道早,再加上一個大大的微笑,可以讓我有一整個陽光的早晨,並讓我深深相信,一個微笑就是一次感恩的迴向。

PS 跟一些朋友提了我在做清潔的工作,想看看她們的反應如何。大部分是聽到要早起就嚇死了,中間還夾了一點點不以為然的感覺。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 MU.

total of 5236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