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遇見的這些人,那些事






         人生=生活片刻的累積

2013-10-07

抽獎要不要?

Filed under: 台大,一段歷史 — Sarah @ 20:42

2012/11/30

台大歐盟週的最後一天,為了要不要把辛苦蒐集的戳章大老遠的送去社科院抽獎,我著實掙扎了整整十二小時。

外面的大雨是讓我意興闌珊的主要理由,但是明白自己沒那個抽獎運才是真正原因。不過聽了昨晚Amy Chen的演講: 只要有機會,就說YES!

那好吧,YES,我乖乖出門。

外面的傾盆大雨很給面子的慢慢轉為毛毛細雨,不禁讓我想起許久以前跟小嚕開玩笑說:以後生的三個小孩分別要叫大雨、小雨和毛毛雨,小嚕說那不就全家大小出門時都要撐傘了嗎?雖然是句玩笑話,但是想想能夠全家大小撐著傘在雨中散步,未嘗不是一種幸福。從家裡走到圖書館的路上,我的思緒就這麼漫無目的地飄移。

收集完最後兩個戳章,我便朝著傅鐘漫步前行,準備趕搭三點十五分的台大校車。印象中我這輩子好像只有搭過一次校車,忘了是某次為了甚麼目的而必須去社科院一趟,就在中午時間跟大家一起擠沙丁魚擠到了徐州路。還有一次是為了聽李昌鈺的演講,原本辦在社科院的國際會議廳,不過等我們搭公車趕到那兒的時候,已經人山人海水洩不通,正在煩惱該怎麼擠進窄小的場地時驀地聽到主辦單位說要臨時更換場地,改到了公衛學院的國際會議廳,處於最邊陲位置的我們剎那間絕地大反攻,在快速搶位大賽中首先搶到了絕佳視野的第二排座位。最後一個對社科院的印象,就是修個案工作的時候的"訪談作業",我們必須假裝成案主去接受訪談,還記得我當時選了生涯規劃的主題去了校總區的心輔中心,結果接案的老師從頭到尾都在埋頭記筆記根本沒抬頭看過我幾眼,(害我在那兒掏心掏肺認真無比地跟他討論我的焦慮),我記得在作業裡狠狠地把心輔中心給批了一頓,然後就聽到另一位同學大力的讚美在社科院的心輔老師,並且建議大家以後有煩惱要談最好還是不辭辛勞的跑一趟社科院吧…從此我對社科院就又多了一份美好想像。

正在胡思亂想中,校車已經緩緩地開進了社科院的大門,整個世界霎時間安靜了下來,雨勢稍稍的轉大,卻不減社科院裡與生俱來的那種,古樸的美。我信步晃進了行政大樓,想著這裡應該找的到歐盟中心吧…走上了二樓就看到了今天原本預計的克羅埃西亞圓桌論壇仍然進行中,參與的人大概只有八九個,不過卻沒看到歐盟中心的辦公室。攔下了一位綁馬尾的美女,她告訴我從行政大樓的大門出去,過了弄春池(啊!原來叫做弄春池啊…),正對面的建築就是了。繞了一大圈,總算找到了位在二樓感覺有點陰沉的歐盟中心總部,裏頭的美女頭也不抬的叫我把名字登記在某張紙上(那我之前集點集的那麼辛苦是為了甚麼啊…)

出了社科院,原本想著該不該搭公車,後來想難得到這一帶來,該用散步的方式享受沿途的美景,畢竟這是最能夠認識一個城市的方式。

PS. 話說後來,我真的抽到了那個獎…(大概是報名的人數實在太少了吧) 結果是一本彎彎出的漫畫"歐洲GO了沒"以及一套對筆。啊啊~離我想像中的巴黎來回雙人機票差好遠哪…

2010-06-07

畢業完成式

Filed under: 台大,一段歷史 — Sarah @ 00:57

一早起床, 覺得灰姑娘的夢醒了.  所以, 有關畢業的故事, 是倒著講的.

昨晚舞會的歡笑熱鬧與雞尾酒…現在都離我好遙遠. 攤在我面前的, 是一大堆等待繳交的作業和報告, 還有一大堆瑣瑣碎碎的離校手續. 更令人不爽的是, 早上九點半, 不知哪裡來的難聽歌聲, 電吉他+爵士鼓+伍佰的"挪威的森林", 毫不留情的從宿舍窗外闖了進來, 敲醒我的好夢.

去刷牙的路上看到了畢業的痕跡~一束束仍舊盛開的香水百合, 各色玫瑰, 滿天星, 向日葵散落宿舍各層樓, 有良心一點的會找個瓶子插好它, 但是也有一些可憐的花兒就直接被送進了垃圾堆…看了真心疼! 都是親朋好友的心意吧? 對於把心意丟進垃圾桶的人, 我也沒甚麼好說的了…繼續刷牙去!

我的星期天絲毫不停留的開始了, 照理說應該寫報告的一天, 我卻完全提不起勁! 眼睛還在痠痛, 腦袋仍舊昏沉…而且我知道如果一直死咬著要寫報告的念頭不放—那今天將會毀了心情又寫不出報告!!! 我怎麼知道? 哈,我就是知道!

吃完早餐晃了一圈, 還是想睡…所以我決定去看電影! 查了時刻表: 第36個故事今天只有一場, 11:55, 還剩下25分鐘, 我又要衝了!

第36個故事, 描述學設計的朵兒和學貿易的薔兒合開一家咖啡館的故事…開咖啡館是朵兒的夢想, 薔兒則是被媽媽指定來幫忙—“你要是有時間游手好閒, 不如跟你姐一起作生意!" 為了凸顯自己的特色, 在朵兒同事們的"間接幫忙"之下, 店裡開始玩起了"以物易物"的遊戲: 你若想要店裡的東西, 請拿另一樣東西來換. 這件事情為朵兒咖啡館帶來了人氣, 但是卻沒有實際交換多少東西出去 [雖然朵兒不喜歡客人是一邊思考該把檯燈放在怎樣的位子時, 一邊吞下她精心製作的提拉米蘇, 但是事實好像就是這樣]

在交換的過程中, 發生了許多有趣的事情. 拿檯燈換檯燈的歐巴桑, 用清水溝換泰文食譜的里長, 用動人歌聲換歌譜的日本客人…透過交換所產生的"心理價值"逐漸留在朵兒心中…結果呢…結果其實不是那麼重要了. 重要的是, 這部溫暖動人的小品, 讓我決定下個星期來造訪一下朵兒咖啡館啦! [真厲害啊~拍完電影場景留下來賺觀光錢!!]

看完電影放鬆得很, 回去倒頭大睡了一個半小時, 伍佰的歌聲從早上到現在沒停過, “你是我的花朵"唱得很像是"你是我的噩夢"…起來之後還是全身煩躁不安…大概昨天一天真的玩太累了!!連打開部落格都寫不到幾個字…天氣不錯, 包袱款款我就到政大去找葉劉.

上次去爬過一次政大後山之後覺得真是個不錯的運動,親近大自然又可以放鬆~剛好葉劉也滿閒的,很可以陪我走路聊天~最近深切覺得自己需要運動和鍛鍊啊!!!老朋友見面就是甚麼都可以講,什麼都可以聊~我這個愛嗆人的壞毛病也不怕出糗…總之是很愉快, 今天改走河堤,沒那麼挑戰,也就沒留那麼多汗.

突然聊到了一些比較感慨的話題: 葉劉說高中畢業之後, 某些原本要好的同學, 因為到外地念書相隔遙遠, 感情就慢慢淡了. 甚至在同學會的場合, 也可以感覺到他們並不那麼想經營過去這段友情. 發現原來人是那麼禁不起考驗, 是件挺感傷的事情; 但是換個角度想, 理解了原來與我們相遇的每個人,都是生命中的過客, 就可以理解某些固執是完全沒必要的:) 善待現下在我們身邊的人, 我想才是最值得我們努力的事!

這篇文章從星期天寫到星期一, 有點為了晚睡而焦慮, 但是想想我正難得的在記錄自己生命的故事. 下個星期是個豐富而充滿變數的一個禮拜, 研究法的細節必須討論, 茶具報告的大綱和分工必須再確認, 中國思想史的報告則必須規劃好寫作大綱///國際事務處的工作必須決定, X大老師的研究案也必須弄清楚…哈! 平均起來剛好從一到五, 一天做一樣!

我必須強化自己追求夢想但同時活在當下的意念, 所以得不斷默念:

生命中哪個人對你而言最重要? 眼前的這個人

人生中哪件事情最重要? 眼前的這件事

生命中的哪一段時間最重要? 當下

2010-05-31

困頓

Filed under: 台大,一段歷史 — Sarah @ 18:32

不知道在掙扎什麼, 一股巨大的低氣壓在我頭頂盤旋, 一次次奮力掙扎, 彷彿逆流而上的鮭魚, 一心只想著回到故鄉.

時間在蹉跎中流逝, 茫然, 迷惘, 每達成一個目標, 就又感覺自己回到了原點. 原來, 可怕的不是環境的艱困, 而是克服艱困後的空虛, 蔓延至天際的無限迷茫.

耳邊傳來貝多芬31號奏鳴曲, 反覆不定的旋律透露著強烈的不安. 回到歷史現場, 彷彿可見失聰的音樂家, 奮力執筆寫下, 他永遠也無法聽見的, 美妙樂音. 是甚麼力量讓他願意不斷掙扎, 而不是選擇放棄? 他的作品想要告訴我們什麼訊息? 我不禁捫心自問.

或許, 那深藏在心底的聲音, 只有音樂家自己, 才聽得見吧? 就像這一次次的困頓, 只有自己, 才能深切的了解.

2010-05-03

炎熱的瑣碎

Filed under: 台大,一段歷史 — Sarah @ 23:54

放了一個週末回來, 星期一症候群又開始發作.

雖然這次沒有太多心情上的顛簸, 但是今天一整天都過的懶洋洋的. 而看著懶散而提不起勁的自己, 則實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大概是因為心神渙散, 一天下來陸陸續續的發生不少莫名其妙的胡塗事, 讓我不禁要大嘆: “Today is not my day!"

早上搭客運上來台北, 照以往出門的時間, 9:35會有一班往台北的車. 今天差不多時候也看到了熟悉的車影, 沒想到司機下來公廁尿尿完之後就呼嘯而去, 留下在那傻眼的我, 吃吃的多等了20分鐘.

好不容易回到台北下了車, 覺得今天還真是有夠熱. 一回頭發現原來暗灰的水源市場竟然漆上了亮眼的寶藍色, 整棟大樓剎那變成了水族館, 讓我有一瞬間懷疑這裡真的是公館嗎? 哈囉?有人在嗎?

回到宿舍等不及要update偷心大聖PS男的最新進度, 看到快上課了才匆匆收拾出門. 想說買杯飲料過去比較不會睡著, 結果…買好騎車到教室時, 整杯珍珠奶茶剩下半杯, 而我的腳踏車籃則快樂的在下奶茶雨…情急之下我又走錯棟樓… [後門的兄弟樓你們長得也太像了吧!] 好不容易坐在我該坐的地方, 這個嘛…今天講華嚴宗,法藏寫的金獅子章…(真感動我記住了標題)我跟當年的武則天一樣聽的霧煞煞, 4/5的時間都在發愣, 只差沒有呼呼大睡了.

經過了一連串的衰事, 像打完仗一樣的筋疲力盡. 回宿舍睡了20分鐘養精蓄銳, 晚餐選了一家號稱小菜吃到飽的韓式料理, 結果…不怎麼樣, 而且老闆從頭到尾都在吆喝, 而他的員工…從頭到尾都在恍神…

晚風徐徐, 但我知道宿舍一定會非常的悶熱. 趁著飯後散散步, 繞到活大買了一個咖啡口味的海綿蛋糕, 途中看到活大前面的光屋閃著光, 還有晚間音樂會; 活大禮堂內, 台大電影節今天開始放映免費電影. 啊! 台大藝術季已經開始了啊. 飄了一天的思緒直到現在才好像慢慢回來了…

晚上終於能靜下心看點書 [宿舍還是異常的悶熱…], <菊花王朝的囚徒> 讓我看到一個聰明伶俐的女子, 被古老的王朝所束縛的悲哀, 雖然是有點沉重的課題, 但是卻讓我飄忽一天的思緒終於有了塵埃落定的感覺.  最近的思緒常在漂, 不是在風中輕盈的飄, 而是在水中載浮載沉的漂…總在想著: 未來到底要幹嘛呢? 該做甚麼工作呢? 現在也有好多課業上的事要處理但怎麼就不想做呢? 大學怎麼呼哩嘩啦的就過完了呢? 想著想著…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2010-04-10

負責, 很難嗎?

Filed under: 台大,一段歷史 — Sarah @ 22:20

有的人辦事一次就成, 有的人辦事, 卻是怎麼都辦不成. 關鍵之處, 在用心.

星期五委託小組的A組員去印一份重要的資料, 因為數量很多, 而且星期一的課就要用到, 因此特別叮囑他要留點神. 回頭又傳簡訊提醒他: 合作的影印店星期六只開到6pm, 星期天又不開. 所以務必要提早拿去印, 以免趕不上星期一早上的課.

結果, 他在星期六下午將近6點的時候打給我, 說是今天因為有個緊急事件要處理, 所以就來不及送去印了.

有緊急事要處理可以體諒, 來不及也是可以推測的結果. 問題是, 到底為什麼會來不及? 這個"來不及"可不可以避免? 可以提早送件,可以請人幫忙印, 可以換另外一家印, 為什麼, 就只會跟我說一句: 我來不及拿去印耶, 怎麼辦? 我他X的怎麼知道怎麼辦? 以及, 為什麼是我來告訴你怎麼辦? 你怎麼自己不會想要怎麼辦? 由小見大, 你要別人以後怎麼相信你? PS.這事已發生不只一次

負責, 很難嗎?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 MU.

total of 5352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