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遇見的這些人,那些事






         人生=生活片刻的累積

2014-06-05

同理的力量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16:46

這是已經又事隔了將近半年的後話。

這中間我從未再過問關於打掃阿姨的工作,或態度。但很奇怪的我自然而然會開始注意那些維護清潔的人們,例如早晨六點鐘在東區ZARA門口努力刷洗地板的阿桑、捷運站的清潔人員、以及打掃百貨公司的,是的,還是阿桑。

說不上來為什麼,只是很單純、自然而然的想要對她們致上一點微薄的敬意。這群無名英雄生活在你我的周遭,但你我從來不曾注意過她們。

然後我進了公司,第一眼注意到的,還是打掃阿桑。我開始試著每天向她請安問好,閒聊兩句,不為什麼,只是想對這些小人物們,表達我心裡的由衷感謝,我可以體會她們的辛苦,因為,I’ve been there.

2013-10-07

光榮退役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22:40

10月4日,我正式結束打掃阿桑的人生。

原本應該做到10/31的,提前結束,心裡覺得很歉疚,但又不願意再當法語中心的奴才。

導火線很多條,但壓死駱駝的那根稻草應該是那天我試圖跟楊姐請假時,她不經意飆出的那句話: 你不來? 那誰要做啊?! 然後就是跟所辦助教求救時她擺出的一副"這干我屁事"的態度,我瞬間覺得我走投無路求助無門,儘管是這樣的一件小事,都顯示了許多制度上的不合理和人際上的冷漠。譬如,我完全沒有代班的人選,因此每天早上的時間完全被綁死無法彈性運用;又譬如,明明是兩個緊密相依的單位,在面對事情時卻自掃門前雪,完全沒甚麼商量餘地,如果那一天,所辦願意把工讀生借我十分鐘替我擦三間教室的黑板,或許,我的辭意不會如此堅決。

再來是所長大人的態度,老實說口頭上雖然總是會跟我道謝微笑,但常常,我感受到的都是面具般的微笑。當然這可能跟我對他平日的處事態度和用人政策就很有意見也有關係,因此難免心理上有所偏頗,但我真的常常覺得,政策這種東西應該謹慎評估,一旦決定就必須徹底執行,而不是像他老是給我的感覺是,只要大家私底下去跟他靠腰一番,掉兩滴眼淚,他就可以什麼都妥協,甚至幫人抬轎進宮。這種隱形的壓力,大概也是我不再想替他效命的主因。

最後的原因,大概也是我發現自己的初衷不再 (短得有點悲哀…),但是第一個想要早起的心願,現在反而變成嚴重干擾我生活的因子,第二個想要幫忙阿姨的心意,又常被糟蹋的體無完膚 (不知道這次我堅決求去的作法她會怎麼看??),左思右想,我覺得自己很蠢。

短短一個半月,我又看了一次人生百態。

2013-09-17

一個月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10:28

寫到這裡不得不感嘆時光的無情,轉眼間身為打掃阿桑已經滿一個月。

之所以覺得值得紀念,是因為萬事起頭難,開始的時候是最容易放棄的時候,但是當熬過早起的困難,會覺得十分值得給自己拍拍手。這中間,除了要克服自己的惰性之外,曾經有幾個特別令人想放棄的moment,例如,當把鑰匙交還給原來阿姨時還反而被酸了一嘴說: 啊~原來你也是無法早起的嘛~ 以及,當楊姐不經意的提及,某次會議上有老師跟所長反應教室地板不夠乾淨,電視上方灰塵很多…等等,很容易就出現: 我才領你多少錢,憑甚麼這樣要求我的念頭。然後得不斷的提醒自己做這份工作的初衷是甚麼?當初的決心是 抱著一定要改善自己晚睡晚起的壞習慣,以及想著也許可以替阿姨分憂解勞的雞婆心理,既然這兩者沒有改變,就有堅持做下去的動力。

對我而言,做低階勞力工作的一個優點,是可以用遊戲人間的心態體會平常人體會不到的人生。因為心知這份工作不會是永遠,所以反而更能在當下盡心盡力;也因為更接近那些一輩子待在底層無法翻身的人們,所以更能理解他們是用甚麼心態在看待這份工作。以前對原來的打掃阿姨印象大多停留在很愛跟學生聊天,感覺人很好,對每個人也都很客氣;直到跟她站在同一陣線,才發現她有很多抱怨與不滿,而且都在某些時刻才顯漏出來,當我身為研究生時她對我畢恭畢敬,連掃個研究室都會擔心是否打擾到我念書,而當我是打掃小妹時,她卻對我冷嘲熱諷,以及不時的監視我是否有好好做好份內工作。她時常抱怨薪水少工作又繁重,但我看到的是她可以每天花半小時以上在跟外包的清潔人員閒扯碎念。我確實看到她也有勤奮工作的一面,或是偶爾會關心我怎麼還沒吃午飯,但後來卻覺得這些關心讓我不敢接受,只想與她保持距離。而這些人性中種種的灰暗與矛盾,就是唯有透過工作才能深刻體認的部分。

2013-08-22

一個微笑,一次感恩的迴向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09:35

Day 4

一個愉快的早晨。 因為潭美颱風的逼近今早下起了大雨,清晨起床試圖跟人事行政局的網站奮鬥結果根本登不進去,心裡頭一直在偷偷期待可不可以今天就放颱風假…結果當然沒這麼美好。接近七點我才匆匆出門,然後發現晚一班車也大概晚個十分鐘到,決定以後可以晚十分鐘再出門,壓力比較小。

早上阿姨特地跑來跟我說她都有不定時"幫我"拖404教室的地板,還叫我要記得清理413教室。自從答應來上班後我覺得阿姨的態度也從原本的抗拒恐嚇到現在的愛管碎念,我也發現我的心情自從第一天發現她並不是真心感謝我來幫忙她的時候(也是啦,該感謝的應該是法語中心的兩姊),就變得沒有這麼想要體諒她,加上我本身就很討厭人碎念,所以在她試圖要跟我溝通些什麼的時候,我都開始會變得敷衍她。也或許是因為,她想跟我講的都是我認為不重要的小事或是本來就在我認知範圍的事,像是她很堅持我不要用乾淨的拖把(後來才知道那是外包清潔工在使用的),又或者是向她試圖跟我賣弄人情(我是好心在幫你拖地喔)之類的話題,都會讓我很厭煩。

楊姊跟孫姊基本上都算是很客氣,只是有些小細節有時會忘了告訴我,例如最近語言中心來借教室時使用的時間是從八點十分開始,我就必須在那之前打掃完畢。但是我提出的更換掃具的要求,或是其他的疑問,她們基本上都滿樂意解答,也會招呼我喝咖啡甚麼的,感覺就很窩心。

我自己的SOP每天都在更新,今天發現我只要先做完比較heavy的工作(掃地、拖地),就會感覺時間比較充裕,我也不用急著那麼早到學校,反正她們看的是我做到幾點,而不是幾點開始做。不過最近的有趣事情是外包的清潔阿姨都會跟我道早,再加上一個大大的微笑,可以讓我有一整個陽光的早晨,並讓我深深相信,一個微笑就是一次感恩的迴向。

PS 跟一些朋友提了我在做清潔的工作,想看看她們的反應如何。大部分是聽到要早起就嚇死了,中間還夾了一點點不以為然的感覺。

2013-08-19

是例行公事,或是一段故事?

Filed under: 阿桑的打掃人生 — Sarah @ 17:55

Day 3

經過了一個週末(是的,瘋狂的週末),等到星期一必須再度早起去上班時免不了都會有些Monday blue。

今天看著天氣好,決定嘗試騎胖球的小破去上班,結果大概七分鐘就到了。在台北早起的好處真的就是不必跟人擠上下班的尖峰。七點我就準時開工,經過一個週末教室特別髒亂(也可能是本來就很髒亂啦),總之清理起來特別費力。做到第三天之後我已經發展出自己的SOP,每間教室的清理程序是先清掃地板、將椅子排列整齊、然後再用水將黑版擦乾淨並換上乾淨的板擦;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找不出時間拖地,因為光做完例行程序就已經耗掉大半時光,所以只好採取輪流的方式,因為若再加上擦教室的桌椅與置物櫃,就每天大概只能多做三四間。

我也在觀察其他人的反應。原來的阿姨似乎很開心丟掉這個燙手山芋,7:30人來了也沒跟我打招呼,孫姊與楊姊已經恢復正常上班態度,但至少我跟她們打招呼時還會說句"辛苦了"。所辦助理倒是有意思意思的問了一下工作狀況,但當我提到早上時間很趕做不完的時候,她的解決辦法是叫我再找一個下午去拖地,非常標準的公務員思考。讓我想起第一天跟她反應阿姨講的話跟他們應徵信上的不同時,她也是立刻搬出會議紀錄、法規甚麼的,彷彿這樣可以幫她的立場正名,說實在的這也不是壞事,只是會讓我覺得很…boring。只是她後來有加了一句說"還好你很可靠"。如果大家還記得兩年前的事件,我想我這種人對於她的石化腦袋來說是很難以理解的人類吧。最好笑的也許是所長大人,當我終於做完在那兒大辣辣的看報紙吃早餐時,他很積極但低調的去開了很強的冷氣給我吹。

我決定繼續享用我的咖啡福利和報紙福利。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 MU.

total of 52128 visits